《英雄》:电影色彩

第一次看这部电影,是2017年,相隔电影上映已有十几年的时间。这十几年里,中国影视界日新月异,从第五代导演张艺谋、陈凯歌的“大历史”“大叙述”,到第六代导演王小帅、贾樟柯简单挚诚的故事,至现在庞大的商业电影王国。回头看去,昔日华语电影的风采仍在,如今谈得上深刻的华语电影却越来越少,谁能想到当年有了《英雄》,如今却只剩《长城》。《英雄》虽没有《霸王别姬》、《红高粱》的深刻,但它算得上是一部用心之作,除了故事,它也丰富于其制作技术。秦国强大的势力、秦兵磅礴的气势、中华剑术的优美,全通过细腻的摄影技术和电影镜头与色调展现出来。

《英雄》说的是壮士无名为秦王刺杀赵国三大刺客的故事。影片中的镜头、音效和色调让我印象深刻。影片中的四大色调:红、蓝、青、白,和故事的节奏与人物的情感紧紧相连。故事分成三个部分,无名自编的故事(红)、秦王的推测(蓝)、真相(白)。

第一部分,壮士无名对秦王自述刺杀赵国三大刺客长空、残剑、飞雪的过程。这一部分运用了大红的色调。谈起《英雄》,让人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张曼玉与章子怡在一片秋林中对打的场面。艳红的衣裳与金黄的秋叶成强烈的对比,配合上演员柔软的身段,完美的诠释了中华武术之美。影片中的红色色调营造出一种悲壮的氛围,在这一段,无名所述的人物均困于情感之中,他们之间的爱恨交织最终酿成一系列悲剧。
图片选自 Mtime时光网
第二部分,秦王识破无名,说出自己的推测。电影的色调在这一片段中是蓝色,比起红色色调,蓝色温和很多,虽少了悲壮之感,却多了一份深沉,也暗喻着无名与三大刺客之间的关系。秦王认为无名所述虚假,道出三名刺客有意让无名刺杀,是为了让无名可以得赏,能前进百步在与秦王在相隔十步之遥之间对谈,再以其“十步一杀”的绝技来刺杀秦王。这一部分中的人物关系与前一部分有所不同:前一片段中的对打为爱恨所生,而这一片段中的对打是因义气、爱情而生。
图片选自 Mtime时光网
影片中有几个相似细节值得关注:

第二部分中飞雪与无名对打的场景对应了第一部分里飞雪与无名在秦兵的围观下对打的场景;第一部分中飞雪刺中如月后剑上的血滴对应了第二部分中无名与残剑在意境中对打后脸上滴下的水滴;而这三个故事中,残剑的腹部刺伤都因飞雪而起。

秦王最终将矛头指向无名。影片巧妙的运用了视觉效果(烛火的方向)来暗示出壮士的心理状态。

第三部分,无名向秦王说出真正的故事。这一片段中的色调是白色,隐喻着壮士与刺客心中的侠义与对“天下”的期许。秦王最终自打脸,原来他一直想杀的刺客与他有同样的愿望,就是天下太平。

影片中有个片段是关于残剑与飞雪的故事,这一部分运用了绿色的色调。绿色象征着希望,在这里代表安稳、安逸,隐喻着残剑飞雪对未来生活的期望。三年前,残剑飞雪前往府中刺杀秦王,残剑最终放弃了,他知道,秦王不能死,因为只有秦王才能使天下和平。结尾中,绿色的帘布悄然落下,而残剑飞雪的生活也夏然而止。秦王为守国家原则,最终下命令将无名杀死,后建立起历史上强大的王国。
图片选自 Mtime时光网

图片选自 Mtime时光网
《英雄》一直被认为是中国电影大片时代的里程碑,是中国商业电影的开始,观众对《英雄》的口碑也褒贬不一,有人给出高分,也有人评故事内容空洞整体华而不实。《英雄》的放映象征着中国影视走向了商业化,也象征着中国的电影技术逐步向欧美的影视技术靠拢。每看见有人评一部电影是商业电影,总觉得不是一件好事,个人对电影商业化是有点失望的,但电影商业化也不全是坏事,娱乐与商业本来就息息相关,没人能说电影只是艺术,因为一开始电影的出现就是为了娱乐。

很幸运至今仍有导演愿意保持心中对电影艺术的追求。而对于国内一些盲目追求商业电影制作的现象,或许最大的因素在于观众,电影的帝国因为观众而生,若有更多观众支持艺术电影,国内影视界的发展也会越来越健康,艺术电影与商业电影的数量也可达到平衡,而不是商业电影泛滥及观众一味追星的心态。只能希望国内可以出现更多深刻、挚诚、有分量的电影,而不是只为娱乐而作电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